|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白菜网开户送彩金 > 夫君为兽 > 第387章 ,错爱(二)
  一旁的清欢听了这句话,目光也变得异常凝重了起来,昨天夜里她谨遵白苍的吩咐,在这看起来能够藏物的房间里上上下下的找了个遍,白苍所说的那个牛油纸袋她却再没有找到过,除非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那当中一定放了什么十分见不得的人的东西,且说不定被那芳儿枕在自己的床底下睡觉。本文由 。。 首发

  “芳儿,你当真不认识陈礼之吗?那为何我曾在你的房中曾见到有一副画作,落款写的就是陈礼之呢?”清欢放下了筷子,却是语气十分严厉的盯着那芳儿说了一句,只因为她虽然对那包东西一无所获,却也不是别无发现,而是在那芳儿的房中发现了陈礼之的所做的一副画像,她趁着那芳儿起夜的时候还偷偷的拿蜡烛仔细的观察过落款的名字,正是龙飞凤舞的陈礼之三个字。

  “你们两人吃完了这顿饭便离开吧,我这里并不欢迎你们两人”却在清欢言辞中带了几分严厉的逼问那芳儿之时,那芳儿却是一改原来的温柔礼貌,语气变得冷若冰霜了起来,径直对着清欢与白苍开口说了一句,那声音冰冷刺骨,仿佛他们两人触及了什么叫她十分避讳的事情一般。

  “芳儿姑娘,我们两人从一开始也只是打算借住几天,只是想要向你打探一个故人,而你明明知道却不愿意告知我们二人这又是何故呢?”那银发蓝瞳的仙君却是语气越发的严厉了起来,很明显这芳儿与那陈礼之定然摆脱不了关系。

  “芳儿,此事关乎我娘亲被生生冤枉逼迫至死一案,如今我的处境也十分艰难,数不胜数的人在暗地里等着害我,难道你真的就如此铁石心肠,没有一点动容吗?”清欢见了她这反常的举动却已经十分确定眼前这女子就是自己所要寻的芳儿,心中一阵愤怒涌上来,却是不管不顾的便站起身来颤抖着声音对着她一阵骂。

  “砰!”就在那芳儿想要回答之时,四人却突兀的听到了这寂静的院子中突兀的传来一声巨响,让四人皆是一惊便抬眸看向那院子中,此刻那泥泞的院子中正站着一个满脸狠意的男子,刚刚巨响的来源便是他无故闯进院子里来的同时还一脚将那摆在墙角的花瓶给狠狠踢碎。

  “那不正是陈礼之?”清欢默默的开口,却是在脑海极深的记忆中搜索了出来这眼神凶狠的男子与那文弱而儒雅的书生有几分的相似,只是兴许是年代过于久远,还是今昔差别太大,如今他的样子已经完全与她记忆中那个文弱而儒雅的书生模样不同,如今的他一身粗布麻衣,苍白消瘦的身形,以及那凶狠的眼神无一不透露出浓厚的颓废与匪意,那本来还算是挺拔的身形如今也是气质全无,佝偻而猥琐的形态如同街上那些过路都怕多看一眼的流氓地痞,这人真的是母亲的表哥,有血缘之亲自己要唤一声兄长的人吗?清欢不愿意相信。

  那男子显然对这简陋的院子中凭空多出三个人来有几分怔愣同时却透露出几分不善的光芒,却只是一瞬间他便苍白着一张消瘦到几乎可以看到脸上骨头的脸一把恶狠狠的朝着那呆若木鸡的芳儿冲了过来,在众人皆惊愕着没有反应过来之时,那同样身着粗布麻衣的男子却是狠狠的一掌便朝着芳儿扇去,那力道极大,打的芳儿趔趄了几步,头被打的偏了过去,嘴角被狠狠的撕裂开来,淌下鲜红的血液,右脸颊更是在一瞬间便快速的青肿了起来。

  “谁让你这婊子带人来家里,难道你丢的丑出的洋相还不够多吗?”那男子眼神凶狠的对着那芳儿便是一阵臭骂的同时,又伸脚想狠狠的对着她踢去,这一次他还没来得及动作已经被白苍从身后眼疾手快的牢牢擒住了双臂,而清欢则想扶住了那芳儿脱离开那疯子的攻击范围。

  “婊子?我若是个婊子那你是什么?你就是个腐朽如蛆虫只配一辈子躲在地底下的毒鬼酒鬼,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吗?”谁知那芳儿却是一把推开了清欢,一向隐忍的眸中充满了痛恨之意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